“掌门,”眼看着镇山老祖要走,钱浅抢在他跨入传送阵之前开了口:“灵虚道长那边怎么办?追丢了。他……”

玄靖立刻心领神会,朝着玉宸阁掌门一抱拳:“灵虚道长主动堕魔,此事非同小可,还请掌门以玉宸阁名义昭告天下,以便诸门派联合追捕。”

“掌门师叔!师叔祖!”掌门还没说话,几个正在附近认真布阵的弟子突然扑了过来,跪在了掌门和镇山师祖的脚下,为首的年轻人一脸焦急,看起来眼泪都要下来了:“师父之事尚未查清,掌门师叔您一定要慎重啊!虽然他老人家好几年没有回山了,但……总之眼见为实,我不是说五灵道宗的师姐说谎,但兴许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长琝起来。”掌门闭了闭眼,但还是狠下心答道:“此事与你们小辈无干。事涉魔族,早已不是玉宸阁一家之事了!灵虚他……”

“掌门师叔!”长琝呜呜哭起来,不断朝着掌门叩头,脑门处磕出一块圆圆的红印子:“求掌门师叔三思!师父多年来在宗门……”

“长琝!”掌门叹了口气:“我答应你,在没看到灵虚本人之前,不会随意做下决定,轻易将他逐出门墙,但五灵道宗玄音、太虚观遥夜与散修赤炎三人指认他主动堕魔,事涉魔族非同小可,为今之计,还需尽快找出灵虚,如今他不现身,便是他真的冤枉也无法说清。”

“掌门师叔……”长琝知道没希望了,努力忍着眼泪,用袖子擦了擦眼睛。镇山师叔祖看了他一眼之后开口:“你们放心,若是灵虚真的冤枉,我也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助他洗清冤屈。好孩子,眼下最重要的是抗击魔族,你们好好布阵,这些事不需你们操心,无论灵虚如何,都不会牵涉到你们。”

“是!”长琝重重朝镇山师叔祖磕了个头:“我相信这些影魔的出现于师父无关。我们师兄弟会努力荡平群魔,等着师父他老人家回来。”

“长琝,你们几个这边来。”远处的灵霜突然高声吩咐:“艮位灵力不足,赶紧过来!”

看到灵虚的几个徒弟走远了,玄靖才又开口:“掌门,灵虚之事……”

“我知道。”玉宸阁掌门长叹一声:“灵虚……前一日你师妹下山,我曾传讯给他和灵钊,因他二人久不在门派,因此我原想他们与宗门中魔族现身一事无涉,遂请他们协助调查祖师殿影魔一事。灵钊在西陲,接到我的传讯立刻星夜兼程往回赶,而灵虚则毫无消息。我传讯给他之后,你师妹她们就在此遇到他,恐怕……”

掌门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清楚了,灵虚接到传讯,原本应当特意将兔子引到此处,想将钱浅他们灭口,只可惜小三只是硬茬子,他不仅没成功灭口,反倒被伤的不轻。

玄靖他们都没说话,静静等着玉宸阁掌门做决定,片刻之后,掌门才开口:“我会昭告天下门派,协助追捕灵虚。你们放心,若灵虚主动堕魔,玉宸阁绝不包庇。只是我想不明白,若真是灵虚,他久不回宗门,在此制造空间裂隙,引魔族前来,我们很难发现,为何还要回到宗门操纵魔族伤人?长瑛若不受伤,我们怎会被惊动。”

“此事我们与遥夜倒是讨论过,有个猜测,还要找灵霜道长求证。”钱浅答道:“就我们看来,长瑛师兄之前重伤,身上伤口极多,但重伤致命伤口却只有胸口一处,若是可以一击致命,为何还要造成那么多多余的伤口?且那些伤口处皆有魔气附着,遥夜当时指出,这些魔气并非在侵蚀长瑛师兄的伤口,而是在同化他的灵力,只是长瑛师兄意志颇为坚定,修为也不弱。我们想,归根结底,魔气也是灵力的一种,因此……”

“你是说?”凌风师叔祖两道白白的长眉立起:“这是为了造成第二个堕魔修士?!若是长瑛没有尽力抵御,全身的灵力都被魔气同化,那他也会堕魔?”

“只是晚辈几人的猜测。”钱浅点到为止,并没有顺杆爬的硬要人家玉宸阁承认自己的结论。

“若果真如此,当真用心险恶。”凌风师叔祖长叹一声:“长瑛不仅是修士,堕魔修士若介入储位之争,那……幸好长瑛是个好孩子,意志坚定,不肯向魔族屈服。”

该说的都说完了,钱浅觉得,剩下的都是人家玉宸阁的事了,他们这几个其他门派的路人甲不便干涉。反正玉宸阁灵虚堕魔是他们亲眼所见,玉宸阁根本无法包庇,玉宸阁的人到来之前,钱浅早已将灵虚堕魔的消息传回宗门了,他们想捂都捂不住。事涉魔族,灵虚早已不是玉宸阁门内事务,谁还讲那么多规矩啊!

玄靖他们很显然也是这样想,人家玉宸阁内部事务,人家自己去商量,他们这些外人,还是跟着一起清理魔物比较好。树林中隐藏阵法一时半刻找不出来,涌出来的影魔成百上千,光是靠着玉宸阁这些战力,还是捉襟见肘,钱浅他们很快也投入了战斗,用的遥夜教的法子,将荡魔诀附于灵剑,杀伤低阶魔族的魔灵。

第1666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66)

灵虚应该是用了些特殊法子来隐藏空间阵法,灵焱和遥夜在林中找了许久也没结果,最后还是钱浅带着7788,将周边都扫描了一遍,周围有不断出现和消失的空间裂隙,还有源源不断涌出来的影魔,能量波动十分剧烈频繁,干扰严重。7788经过大量的数据处理工作之后,换了无数种算法,最后分辨出一处相对规律的能量波动地点,作为疑似阵法位置标记给了钱浅。

这个过程花了不少时间,影魔源源不断的出现,给前线战力造成很大压力,幸好玉宸阁掌门果断昭告各大门派寻求支援,京畿附近的几个小宗门第一批到达,紧接着过来的,是几天前就接到玉宸阁通知,已经出发去玉宸阁处理魔族现世相关事宜的几大宗门,其中就包括五灵道宗的人。

他们是半路转道过来,略微耽误了一点时间,但还是比其他宗门到得早。五灵道宗剑宗这边,清渊重伤闭关,带人来的,是钱浅的师父清虚。而法宗那边,则派来了玄玉和慕秋水的师父清衡道长。

“小兔崽子没一天省心!”清虚一看到钱浅就开始跳着脚嚷嚷:“哪有危险往哪撞!没完没了的淘气!”

“师父师父!”钱浅追在清虚屁股后面不放心的唠叨:“您老人家来的时候去宗门查上古典籍了吗?寻常灵剑对影魔没用,灵剑需要用荡魔……”

“费什么话!”清虚回头一巴掌拍在钱浅的后脑勺上:“你师父我像是那么不小心的人吗?典籍看过了,咱们是剑修,哪用得着啰里啰嗦加什么法诀!五灵道宗修为足够的弟子必须修习北帝伏魔剑,老子教过你的那些都喂狗吃了?!”

“哈?”钱浅一愣:“北帝伏魔剑就能克制魔族哦……师父你之前怎么没说过。”

“老子那不是不知道嘛!”清虚倒是理直气壮:“老子没教过你就不会自己试试吗?怎么会有你这么不长进的徒弟!带着你师弟滚远点,别怕,师父收拾这些魔族,等打完架给你们买烧鸡吃。”

对自己的无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清虚,打架倒是挺利索。清虚的北帝伏魔剑声势浩大,清理影魔效率颇高。但阵法不除,影魔还是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到有几分持久战的架势。幸好7788经过辛苦计算,在一大片森林中还是找到了疑似阵法地点,钱浅、玄靖、江清明三个人,三柄灵剑,用北帝伏魔剑硬是在密密麻麻的影魔之间杀出一条路,摸到了7788标点的位置。

“师兄!”钱浅一边清理着前赴后继扑过来的影魔一边大声朝玄靖嚷嚷:“这里的影魔似乎特别多,像是在护着什么,也许阵法就在附近,你用破障术看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zhenghongcm.com

agiiq.zhenghongcm.com  1o03x.zhenghongcm.com  7n6qn.zhenghongcm.com  y4cki.zhenghongcm.com  ftt2j.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