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摇头,“我没跟着你们。”

扎西拿着刀子上前两步,“别跟他废话了,之前去我家把阿爸他们打伤的应该就是他和他同伙,我要替阿爸他们出气。”说着就弯下腰钳住假喇嘛的肩膀,将刀刃贴到假喇嘛颈侧。

假喇嘛的皮肤一挨上冰凉的刀刃,顿时哀嚎一声,直接屁股着地往后蹭了一大步,可惜屋子太小,没逃出半米就抵到墙上,嘴里高喊:“那不是我,那不是我,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扎西的刀一直追着他:“不是你也跟你有关系!杀了你才解气!”他一条腿往前迈出弓步,一条胳膊搭在上面,压低了身子死死盯着假喇嘛,从姿势到神态都带了康巴汉子的彪悍劲。

假喇嘛哭得鼻涕都流出来了,伸着胳膊向萧陟求救:“我说,我什么都说!杀人犯法,不要冲动!你快管管他!”

萧陟忍着笑拍拍扎西肩膀,做足了样子:“好了,先听他说,要真跟他没关系,你杀了他也不够解气,是不是?”

“好吧,看他说什么。”扎西直起身,直接在假喇嘛头顶玩起藏刀,银亮的兵刃在他修长的手指间转出花,根本看不清他手指的动作。

假喇嘛直勾勾看着头顶的刀,再次向萧陟求救:“能让他把刀拿远点吗?”这万一一失手,刀尖就冲着他脑壳掉下来了。

萧陟“噗嗤”笑出声,又立即冷下脸,恶声道:“你tm别啰嗦了,赶紧说。”就这胆量还想跟他抢宝藏呢?

假喇嘛一直盯着扎西手上快转出花儿的藏刀,飞快地说:“你们说的那些人是偷猎者,他们偶然得知金宝瓶现世的事,听说边玛喇嘛请你去找金宝瓶,就去你家找线索。”

这是原主萧根旺留下的第一口锅,害扎西的阿爸阿妈他们受了无妄之灾。

萧陟心怀歉意地偷瞟了扎西一眼,扎西还在一脸冷酷地盯着假喇嘛,催促道:“继续。”他不玩刀了,直接用刀尖抵着假喇嘛的喉咙,手腕悬空,稳得一丝颤动都没有。

哎,真帅。萧陟在心里默默感慨。

“后来你们从内地回来,把金瓶交给边玛喇嘛,那些人好像消停了一段时间,然后就直接跟着边玛喇嘛直接去了羌塘……”

扎西看了萧陟一眼,两人同时想起上次来寺庙的路上遭遇的那伙强盗,当时就觉得蹊跷,这会儿看来果然就是一群人。他们本想直接把金瓶抢走,却没想到多对二都没从两人手里捡到便宜。

“你说他们跟着仁波切去了羌塘?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他们想发财啊。传说金瓶里有古格宝藏的地图,边玛喇嘛早不去羌塘、晚不去羌塘,一拿到金瓶就立刻动身了,说明这传说是真的。那些人跟着他,就能找到宝藏嘛,边玛喇嘛只有一个人 ……”

扎西突然闭了下眼,转过身抹去脸上的泪水。

萧陟将他轻轻搂进怀里,安慰了两句,又转头问假喇嘛:“ 那你是什么人?你说跟他们不是一伙的,证据呢?”

假喇嘛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工作证:“我是研究古格王朝历史的考古学家,跟着单位来这边科考。我也听说了古格宝藏的事,但是对那些宝藏不感兴趣,我只是因为对古格银眼好奇,才混进庙里……”

萧陟看了看手里的工作证,应该是真的,不过……“放屁,你是见财起意了吧。你怀疑边玛喇嘛并不是去找宝藏,而是故意把那些人引进无人区,你怀疑真正的地图还藏在庙里,对不对?”

他每多说一个字,假喇嘛脸色就难看一分,简直就是明白告诉萧陟他猜对了。

扎西已经平复了心情,问萧陟:“这人怎么办?”

萧陟冷笑一声,“这不是刘景文的前同事嘛,叫他喊他们单位的人过来领走吧。”这人违背了保密协约、又擅自行动,在这个年代,恐怕得在局子里蹲个几年了。

假喇嘛听他说完就开始求饶,萧陟拍拍他的脸:“科研工作者就认真做科研多好,非想这些歪门邪道。”

刘景文在家里正同康珠凑热乎,康珠挤牛奶,他就在旁边举着伞帮她遮阳,康珠去煮茶砖,他就在凑过去帮忙看火,小情侣形影不离有说有笑,别提多甜蜜。

这天上午,刘景文正和康珠一起坐在天井里捻毛线,突然听见一声哀嚎:“景文——救我——”

刘景文被这直着嗓子的一声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羊毛扔了,站起身看向院门,就见萧陟和扎西押着一个喇嘛打扮的人进到院子里,那男人一抬头,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刘景文惊讶道:“他们都说你失踪了,原来你是看破红尘出家了啊?”

第169章 消失的子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0j1.zhenghongcm.com

7u4k.zhenghongcm.com  f0s.zhenghongcm.com  h7dk2.zhenghongcm.com  j0n.zhenghongcm.com  9eos.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