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常乐敲响了玄世璟书房的门。

“进来。”玄世璟坐在书房之中应声道。

常乐推开书房门,走了进来,来到玄世璟的书案前。

“公爷,已经查清楚了,是账房里的一个账房先生,儿子原本是想进工学院来着,但是没有达到学院收取的标准,后来他儿子整日在外头不务正业,染上了赌博,家里的家底儿都被拿去赌了,还欠了不少债,债主上门,说还不上钱就要带走他儿子.......”

“哼。”玄世璟轻哼一声,复又叹息一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相反,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啊。”

“公爷,那这账房先生,是否要送交给官府?”常乐问道:“外头魏王殿下的人还在等着。”

玄世璟知道,这件事情,只要自己肯高抬贵手,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毕竟说起来这账房先生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铤而走险。

但是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玄世璟也无法每个都照顾到,触犯了律法就是犯罪,这个没得说,不管是什么原因。

这账房的儿子,没有人逼着他去赌,因此,有今天,也是他儿子自己作出来的,至于他这个父亲跟着受牵连,一样,也是如此。

“送交官府吧。”玄世璟说道。

说起来,常乐倒是挺可怜这账房先生的,只是这事儿也不是他能做主了的,既然公爷如此决定了,那他就照做就是了。

常乐出了书房,下楼的时候正好遇到晋阳往楼上走。

“殿下。”常乐让身行礼。

“查清楚了?”晋阳问道。

“是,查清楚了。”常乐说道:“是账房里的先生。”

常乐将事情的结果复述了一遍,告知了晋阳。

“那夫君是如何处置的?”晋阳问道。

第七百一十六章:时也,命也

“人已经被抓住,接下来,送交官府处理。”常乐说道:“魏王殿下的人在外头,或许,接下来他们还有询问一下魏王殿下的意思。”

晋阳点了点头:“好,去吧。”

“是。”常乐拱手应声,与晋阳错开身子,下楼去了。

晋阳上楼,来到了玄世璟的书房。

进了书房,玄世璟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了晋阳。

“兕子,工学院的事情已经解决掉了。”玄世璟说道。

“嗯,方才妾身见到常乐,询问了一下,从常乐那里知道了。”晋阳说道:“怎么,夫君是打算要回庄子上了吗?”

这三天在长安城这边住着,也没有什么要紧事,朝中也是如同往常一样古井无波,因为中秋节而来长安的各方使节早就已经启程离开了,到现在为止,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原先与玄世璟走的“亲近”的三个倭国的遣唐使,在玄世璟去台州的时候,也都回了倭国去了,甚至都没有等到再见玄世璟一面。

对于这个,玄世璟也不在意,反正想要圈倭国的钱,以后有的是机会。

而且,那三个人回去之后,与大唐这边,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往来了,毕竟许多东西,还需要通过海船运送到倭国呢。

这三天之中,晋阳也是每天都进宫探望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毕竟上次玄世璟在宫中的时候,李二陛下还特意嘱咐玄世璟,让玄世璟回来给晋阳带话,让晋阳进宫去。


ke6.zhenghongcm.com  n3cv.zhenghongcm.com  e9wf.zhenghongcm.com  pyg.zhenghongcm.com  xwba.zhenghongcm.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16o.zhenghongcm.com

本站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