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被乌有贼带到了沟沟里。

面对黄符的威胁,余娇兰拿出一瓶盛有黑色墨汁的小瓷瓶。

里面装着的是乌有贼身体里的毒墨水。

朝那黄符处泼去,黄符一下就化成灰烬,不复存在。

依法炮制,把阻挡她脚步的符纸全部清除一空,余娇兰对乌有贼的信赖度愈加高涨。

就是他躲躲闪闪的,不愿意帮她出面报仇,也不计较了。

外面的动静,石娇娇就是睡死得跟猪一样,也能醒了。

余娇兰踏入房间之时,就看见美貌的姑娘,哆嗦着身子,攥着手里的黄符一脸警惕的看向外面。

“你,你这个坏妖精,现在马上走,不然不然我让大师来收了你。”

石娇娇虚张声势的作势要朝外面大声喊人了。

余娇兰露出闪亮尖锐的牙齿,像逗弄手里的猎物一般,恶劣的笑道“你喊啊,就是喊破了嗓子,估计也没人能听到呢。”

“就是有人听到了,那正好,一并进了我肚子可好。”

被妖怪这么一说,石娇娇反倒闭紧了自己的嘴巴,不尝试着呼喊求救了。

万一万一真像这妖怪所说,岂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又害了另外多一人。

就是到了生死攸关的境界,小姑娘心底的纯净一丝都不曾少。

“你,你我平素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就是死,石娇娇也想做个明白鬼。

像是已经笃定对方是自己砧板上的肉了,余娇兰也不急着马上就害了石娇娇的命。

她更愿意多欣赏一会,绝美的脸蛋上,因为自己的存在所浮现的恐惧之色。

这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美妙兴奋

余娇兰拖着脚步,寻了一处坐下,在她走过的地面上,也拖上了好长一段黏糊糊的水迹。

她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就着梳妆台上反光的铜镜,看到自己狼狈臃肿的身形,与凸起的腹部,烦躁极了。

在将眼神移到,缩在床铺上角落的女人。

眼神跟粹了毒般嫉妒,那样绝美的面貌,合该就当是自己的。

她身为红色鲤鱼的时候,一身红得发亮的鳞片,让她无比的自豪。

鱼类中,她就是最漂亮的,连娘亲都总是赞叹她生的好。

就是化了人形,也该当是最美的。

“谁让你占了不该属于你的美貌呢”说这话的时候,余娇兰是咬着牙齿吞出来的。

石娇娇很不懂,“外貌是父母给的,又有什么该不该的呢。”

“你长得不美,那是因为你爹娘生的不好。”

反正都是一死,石娇娇的胆气也大了很多,捏着被角气呼呼的反驳了一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uow.zhenghongcm.com  6jk.zhenghongcm.com  vgd.zhenghongcm.com  7mi7j.zhenghongcm.com  q82.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