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这么流利,一看就是早就打算好了,晏衡能说什么!只能谢恩出来。

到了承天门,还没等缓过神来,衙吏就过来了:“都督请世子到五军衙门去。”

这么及时,活似早就在这儿等着似的了!

晏衡便又到了五军衙门,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就是晏衡他爹,今日接待的是右都督荣国公。荣国公翘着花白胡子,笑眯眯拿出一张委任令来——得,这边已经连委任令都开发了,这是生怕他反悔还是怎么着?

晏衡拿到委任令,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例行问了些职务问题就回了府。

靖王妃早就在等着他消息了,等他一回来就连忙过来,听说儿子当了天罡营副指挥使还是很高兴的,立刻着人吩咐膳房加菜。上回听说晏衡赢了太子得到了肯定,晏弘就说要给他庆祝来着,正好那几日靖王想逮着晏衡打一顿,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下衙回来听说了这茬儿,当下就到了致远堂,说应该好好庆贺一番,立马决定要自掏腰包去西湖楼请个擅做淮扬菜的厨子。

晏衡觉得可拉倒吧,在场看起来没一个人知道这差事不好当。

“你要是去了天罡营,那李家学堂是不是就不去了?”

众人正讨论的时候,晏驰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来了。讨论声静下来,短暂的面面相觑后靖王妃道:“自然是不能去了,这么看来回头还得挑得日子请一顿谢师酒。嗯,上回弘哥儿中进士,咱们也没有摆酒,不如这次就晏请涂先生,还有李太师他们到府,以表谢意。”

晏弘中进士没摆酒是他自己的决定,当时只是晏家自己摆了家宴庆贺。

这次是要谢师,那他没办法反对,于是大家又热烈地讨论起谢师的事情来。

晏衡被晏驰这一提醒,却想到不能去李家读书了,那他岂不是不能随时跟李南风碰头了?才刚刚持续两年的同窗时光就这么结束了?

心里有点空空的,比起先前听说要去天罡营的心情还要郁闷了。

“世子,有消息!”

处在满屋子议论声边缘的晏衡正惆怅着,阿蛮来了:“邹蔚那边有消息来了!”

邹蔚那边便是他派去江南给太子办事的那边,当然也是顺路派去杭州联络苏远谦的那边。

听到这里他问:“什么消息?”

“胡宗元押船进京了!”

李南风等着晏衡进宫领旨的回音。当夜没消息,翌日便起了个大早,急着去学堂堵他。

哪知道刚进学堂门晏衡就冲进来了,道:“胡宗元进京了!”

李南风没反应过来,按时间算侍卫应该才到江南,怎么这么快胡宗元就进京了?

晏衡拉了她到墙角,说道:“事有蹊跷。胡宗元于侍卫到达的半个月前就押船上京了,减上途中耗费的时间,估摸着这几日就该到京。”

“怎么会这么巧?”

“的确是很巧,因为姓胡的不但负责押船进京,且他提出此次船上所有船工都由他亲自挑选,衙门居然答应了,更巧的是,负责这件事情的,是苏溢!”

这下便更令李南风吃惊了,胡宗元不但进京了,而且促成他如此进京的人还正是苏溢?!

“你的意思是说这苏溢在暗中推波助澜?”

“就算不是他,他也一定是受人指使!”

晏衡的回答一个个扣到了李南风心里,因为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苏溢又是为什么?光凭苏溢个人当然是无法跟胡宗元斗,如果苏溢让胡宗元进京不是巧合,那么苏溢背后就一定有人,那这个人是谁?

有韩拓等余孽造出的那么多事情在前,她当然第一时间就怀疑上了他们,可还是晏衡之前的那句话,永王府又不掌权,胡宗元也只是个小喽罗,怎至于让余孽们盯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afu.zhenghongcm.com  uqj04.zhenghongcm.com  e9pla.zhenghongcm.com  qmciv.zhenghongcm.com  yv85.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