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罢,我便解开了罗艺的安全带,将罗艺背到了后背上,拖着沉重的脚步,顺着公路走了过去!

警车已经被我撞坏了,根本无法再发动,而且现在又是深夜,在这荒郊野外,根本不可能有出租车,甚至连路过这里的车辆都没有,整片空间都黑沉沉,尤其是,我还知道,地么么就在暗处注视着我,这也使得气氛变得更加诡异无比!

“小风……你要去哪?”

忽的,在我的后方,没来由的传来了一句我熟悉无比的声音,竟然是……我父亲,楚青山的声音!

我的身体猛的一滞,整个人仿佛都陷入到了石化状态那般,机械的向后转过了身……

猛然间,当我的身体才转过了大概二十度角的时候,我全身上下登时打了一个激灵!

我父亲已经死了!

这声音不可能是我父亲的!

况且,如果是我父亲的灵魂想见我,他一定会出现在我面前,而不是在我身后叫我!

既然叫我的声音,不是我父亲的,那就一定是……地么么!

地么么能够摄人心神,勾人魂魄,创造出这种幻觉和幻听也不是不可能!

一想到这里,我全身的冷汗不由的冒了出来!

如果刚才我鲁莽的转过了身,恐怕我身上的三支阳火就要熄灭了,到时候,岂不是任由地么么宰割?

我坚决的将身体转了回来,不理会后面的声音,意志坚定的背着罗艺顺着公路走了起来。

“小风……不要走……我好冷……快来陪陪我……”我父亲的声音始终都没有远离我,一直都在我的身后,绕梁不绝。

如果此刻有人在我身前的话,就会发现一幕足以将人吓死的景象……一具浑身是血的无头婴儿尸体,漂浮在我身后半米之外的位置,不紧不慢的跟着我……

“楚风……快看看我……我好冷……你转过身抱抱我……”

这一次,我身后传来的声音竟然是罗艺的!

虽然声音一样,但这道声音所隐藏的语气却是阴冷,诡异,渗人,是一种能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冰冷语气!

“妖孽,楚家的组训是先渡鬼,后灭鬼,你若是再逼我,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将你打的魂飞魄散了!”我一边虚张声势的冷喝一声,一边在心中暗暗的警告自己,千万别转身!

“咯咯……”这次,我身后传来的是一道婴儿的诡异笑声,那诡异的声音之中,却夹杂着一丝让人扼腕叹息的稚嫩,“大哥哥和大姐姐……快来陪我吧……我好寂寞……”

第四十七章 鬼婴中计

陪你?陪你个屎啊!

我真想破口大骂,可我不能这么做,万一他娘的激怒了鬼婴,老子和罗艺都得交代在这!

忽的,我停住了脚步,强忍着身上的无力感,几乎鼓起了全身的力气,挺起了脊梁,用一种底气十足的声音背对着身后的鬼婴冷喝道:“渡鬼一脉,楚家第十九代传人楚风,最后一次警告你,若是再苦苦相逼,我楚风哪怕是违背组训,也要将你打的魂飞魄散!”

我声音无比洪亮,在这空旷的公路上不断回荡,一时间,那鬼婴仿佛被我的气势震慑住了一般,竟然安静了下来!

鬼婴不动,我也不动,就这样,我和看不见的鬼婴僵持了下来,只不过,从我的后方传来的阵阵阴寒之气,倒是冻的我全身麻冷。

足足过了半晌,那鬼婴仍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一次,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做戏,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了几枚铜钱,在手中不断把玩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动手似的!

然而,当我掏出了铜钱的那一刹那,我明显的感觉到后背传来的阵阵寒意减弱了不少!

这时候,如果我暴露了无力与鬼婴一战的弱势,那便只能等死了,最起码,我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着急为罗艺驱除体内的阴煞之气,顺便宣扬一下楚家的家规,给这鬼婴造成一种我就是不想灭了它,如果哥们想,分分钟就能教它做鬼的假象,不过,好像有点效果,还真能唬住它片刻!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xa0m.zhenghongcm.com  chde.zhenghongcm.com  wx38.zhenghongcm.com  f2o.zhenghongcm.com  7tir4.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