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沙发,就是餐椅,床,甚至连书房的书桌,也全换了。

辛云完全帮不上忙,也插不上嘴。

高君识请来的搬家公司,井井有条,工作起来井然有序,不过是三个小时,所有的东西能换的全部都换了,而且还是她喜欢的风格。

她说过,她最喜欢又大又柔软的沙发,累的时候,躺在上面,就像睡在床上一样。

她最喜欢天蓝色的窗帘,因为像是蓝色的天空,又像是蓝色的大海,结果,高君识把窗帘也给换了。

她说过,她最喜欢在空无一物的房间里画画,思路不受任何影响,高君识这一收拾,给她弄了两个空房出来……

高君识突然走过来,还没待辛云反应过来,就将辛云抱了起来,沉默的,但他的手臂却结实有力。

将辛云放在沙发上,高君识将她仰放在沙发上。辛云被动的躺在上面,他双手撑开,就在她的上方。

辛云突然有一点慌乱,有一点无措,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一些不可预测和控制了。

高君识一双细长的眼睛,里面沉沉的情绪,辛云有些看不懂。

他们这样的姿势,是不是太过于暧昧,太过于亲密了?

有点怪怪的哎~

“你躺一下,我去做饭。”高君识起身,辛云没来由松了一口气。

厨房里传来高君识忙碌的声音。

辛云乖乖躺在沙发上,觉得这沙发,果然舒服,她就这样躺着,居然睡着了。

直到,高君识轻拍她的脸颊,又像是什么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唇上,极轻,像是羽毛拂过。

耳边传来的嗓音,像是情人间的低语,极具魔力似的。

然后,辛云醒了,还有点茫茫然。

“吃饭了,阿云。”

于是,在辛云觉得莫名其妙又不可思议的境况下,她和高君识交往了,成了男女朋友。

郭雅香坐在车上,助理问:“宁先生还来送你吗?”

她是郭雅香的心腹。郭家没有男丁,以后生意也是会交到郭雅香的手上的。

郭雅香此行为何,她心知肚明。

郭雅香神色淡淡地,说:“下次吧。这次宁远不会来了。”

昨天宁远丝毫没有避嫌,直接就找到酒店来了。

她开了房门,欣喜地迎接着她,本以为会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结果宁远看她的目光,无比的嫌弃,就像看一坨狗屎。

如果说宁远以前对她还算客气,昨天晚上,就完全不是了。

郭雅香很明白,恐怕是因为她去找了许渺渺。

“宁远,怎么?你的老婆向你告状了?我找她,并没有说什么啊。我只是说很欣赏你,如果你没结婚的话,说不定我们也有机会。”


irvj.zhenghongcm.com  hp1.zhenghongcm.com  e8svv.zhenghongcm.com  a1k.zhenghongcm.com  pfo0o.zhenghongcm.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7vg.zhenghongcm.com

本站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