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李厥乖巧的应声。

玄世璟出门,带上了常乐,即便是在自家庄子上,但是先前答应过家里人,以后出门,一定会带护卫。

常乐在后面驾驶着马车,缓缓的走着,跟在他们身后。

而玄世璟则是和李厥散步一样的往医学院走去。

“知道为什么我的伤能好的这么快吗?”玄世璟笑道:“可多亏了医学院的学生,他们有一门好手艺,另外,正好你二哥也在医学院住着,你可以多去看看他。”

这回李厥到庄子上,也是要来住上一段时间的,玄世璟的伤养的差不多,还要继续帮李承乾带着李厥出门见识见识呢。

“我二哥?”李厥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随后反应了过来。

是二皇子李医吧,他也只是从自己的母妃口中听说过这位二哥,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李医。

李医的身体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了,李医在宫中的时候,性格也比较孤僻,不怎么与旁人接触,而李厥,也不会去主动找李医,因为就算去找李医,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啊。

结果,明明是兄弟俩,同是生活在东宫,同是生活在一个皇宫之中,硬是没有见过一次。

“怎么,没见过?”玄世璟也注意到了李厥的脸色。

李厥面色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玄世璟无奈叹息一声,也别说百姓们传言说天家亲情薄,这是事实。

“没关系,去了可以看看,现如今你二哥,跟当初在宫中的时候,也是有很大的变化的,你常年生活在宫中,应该知道宫里的环境有多憋屈,有时候正常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你身体不好的二哥呢?”玄世璟说道。

宫里的人跟外面的人大部分也是相同的,得势者和失势者的待遇区别很大,宫中的侍卫和内侍也是会看人下碟。

李医一个宫中就只有两个忠心伺候的内侍的皇子,能在宫中有什么地位呢?

李承乾登基之后,每日政务更加繁忙,能抽出的时间有限,又有多少精力,能分心在李医身上呢?

两人一路说着聊着,玄世璟走累了,就到马车的车架上坐着,李厥依旧在地上慢慢的走着,这点儿路,他不至于累。

最先见到的,是庄子上书院的大牌坊。

虽然来过一次庄子上,但是书院这边,李厥是没有来过的,他是第一次见到庄子上的书院,先前在宫中的时候总是听传言说书院如何如何。

到底是百闻不如一见。

“没想到庄子上的书院竟然如此恢弘大气。”李厥站在书院牌坊的门口,脸上掩盖不住诧异。

“是啊,没来过吗?”玄世璟问道。

李厥摇了摇头:“先前听说过,也是想过来的,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今天总算是见识了。”

玄世璟笑了笑,说道:“不着急,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今天先带你去医学院看看,顺带着,去看看你二哥,你们是兄弟,虽然之前没有见过面,但是血浓于水,你也不必感到不安。”

“好。”李厥点头应声。

医学院之中,孙思邈日常不在书院里,书院里都是其他的先生在打理,连带着孙思邈的草药院子,也是学生在帮着收拾,不然孙思邈一离开就是十天半个月,有的时候甚至是一两个月,他伺候的那些药草可受不了。

李医的住处就在孙思邈隔壁的院子,玄世璟带着李厥在医学院里晃悠了一圈儿之后,便来到了李医的住处。

在院子里,玄世璟见到了贴身伺候李医的太监福康。

“福康,医儿在休息吗?”玄世璟问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kdaa.zhenghongcm.com

5fj.zhenghongcm.com  nuw.zhenghongcm.com  gtxh9.zhenghongcm.com  tu1.zhenghongcm.com  5pg.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