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鹫皇与灵瞳皇都是一怔,毕竟这些年来,睡皇极少参与他们的争执,类似这种主动出言的事,还是相当的罕见。

而且,睡皇此言,显然是在帮牧尘。

灵瞳皇眼神深处划过一抹晦暗之色,不过虽然同为三皇之一,但他却是知道睡皇的深不可测,而且最关键的是,睡皇始终都是域主最信任的人,所以一旦睡皇说话了,他也不好反对,当即笑了笑,道:“既然连梦兄都这么说了,那就按照规矩继续吧。”

血鹰王面色铁青,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冲着牧尘阴冷的哼了一声,袖袍一挥,转身掠下天空。

九幽也是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睡皇,先是冲着他感谢的点点头,然后看向牧尘,笑道:“表现得还算不错,接下来能在大罗金池中获得什么机缘,就看你自己的了。”

牧尘笑着点点头,九幽见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掠下。

牧尘望着九幽转身而去的倩影,然后偏过头,对着天鹫皇与睡皇恭敬的抱了抱拳,最后身形一动,直接是对着大罗金台落下。

大罗金台上,数道人影的目光,都是紧紧的盯着牧尘落下的身影。

那徐青与周岳的视线中,满是惊异之色,想来先前牧尘展现出来的实力,令得他们也是有些心惊,他们虽说要比曹锋更强,但后者如果一旦拼起命来,也是能够给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而牧尘却是能够承受下来,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得徐青他们将牧尘拉到平等的层次。

当牧尘在落上大罗金台时,那不远处也是有着狂暴的灵力波动爆发开来,紧接着一道人影狼狈的倒射而出,搽着地面急急后退。

牧尘的身形出现在那道身影之后,手掌搭上其肩膀,助他将力道化去。

那道人影回过头来,正是方雷,他见到牧尘,面色苍白的苦笑了一声,在先前牧尘与曹锋激斗的时候,他也是与吴天交上了手,不过显然,他最后输了。

在那前方,光影凝聚,吴天也是现出身来,他眼神有些阴翳的望向牧尘,不过这一次,他的眼神深处,多了一些忌惮。

虽然先前在与方雷交手,但对于曹锋那边的占据,吴天显然也是有所关注,而牧尘展现出来的惊人战斗力,也足以让得他心惊。

吴天并不是蠢货,不然也不会成为血鹰王器重的统领,所以现在的他收敛了对牧尘的所有小觑,真正的将其视为能够与他匹敌的对手。

“我输了,牧尘兄弟,希望你能够在大罗金池中有所收获。”方雷倒也是干脆,他冲着牧尘笑了笑,然后便是退出了大罗金台。

虽然他很不爽吴天,但他也明白,输在后者手中是他技不如人,所以倒也没鲁莽的请求牧尘帮忙。

牧尘目送着他离去,然后也是平静的走回所立之处,虽然他对那吴天也是看不顺眼,不过他也明白,现在不是继续动手的好时候,先前他在对付曹锋时已消耗了不少的灵力,如今状态不佳,没必要再去冒险,毕竟如今的四个名额,已经出现了。

而吴天同样是没有再出言嘲讽牧尘,只是面色有些阴沉的走回,他原本是想要趁着此次的机会,挑战周岳,以此来令得他的排名更前一位,但谁想到牧尘突然蹿了出来,所以他也不敢再胡乱出手,免得到时候被牧尘捡了便宜。

四人静立在大罗金台的四角,彼此都是沉默不言,井水不犯河水。

那无数道视线望着大罗金台上这四道身影,都是有些感慨,他们知晓,眼下四人,大罗天域中的四大统领,而除了牧尘这新的黑马外,其余三人,都是老将。

随着大罗金台上的气氛安静下来,天空上,天鹫皇三人对视一眼,而后天鹫皇那苍老低沉的声音,便是响彻在了这天地之间。

“大罗金池最后的四个名额已经出现,而现在,接受金符吧。”

“修罗殿,徐青!”

听得天鹫皇的喝声,只见得那徐青面色平静的上前一步,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最后化为一道金符,落在了徐青的手中。

“裂山宫,周岳!”

“血鹰殿,吴天!”

两人也是上前一步,金光笼罩而来,金符落下。

天鹫皇的目光落向最后的牧尘,他那苍老的面庞上似是笑了笑:“九幽宫,牧尘。”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rmw.zhenghongcm.com

dk7g9.zhenghongcm.com  ne27.zhenghongcm.com  lovfi.zhenghongcm.com  kcxcs.zhenghongcm.com  foxx1.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