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砸个车子就索赔三千万,这就是抢劫!”邓玲萌看到慕容清心脸上惊讶之后的欣喜,再看看大姐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些。还是对吕石那么殷勤,邓玲萌就感觉憋的慌!

“二姐,如果你把这定义成抢劫,我只能说你这警察当的。实在太极品了。”吕石对邓玲萌处处针对自己实在有点无奈了。同时多少也有点不耐烦。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就是因为社会上像你这样,遇到事情不首先想着报警的人多了。才让这个社会那么不安定。”邓玲萌看吕石竟然敢如此说自己,顿时大怒。

“二姐,你直接说我的存在破坏了社会的安定团结并且和谐的大好局面得了。”吕石翻了翻白眼,心想邓玲萌是不是有病啊?这么针对自己有意思吗?看不惯,看不惯不会不看啊,谁也没逼着你不是?

“好了好了,就少说两句吧,二妹,你也真是的。是,你是警察,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想着的就是为什么不交给警察去处理。但你仔细的想一想现实的情况。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吧,当时我们选择报警,你们警察来了之后,那些人还会在吗?他们会傻傻的等着警察来?而且,对方是有着背后动机的。这一次针对的是清心的车子,下一次针对清心的人怎么办?是不是等意外发生了,再去找你们警察?”邓雪莹生气了,邓玲萌这明显有点无理取闹了嘛!

“雪莹!”慕容清心拉了拉邓雪莹,笑着说道:“玲萌出于一个警察的身份,时时刻刻从警察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这没什么错。好了,都别说了,吃饭吧。”

吕石头也不抬,看也不看邓玲萌,自顾的坐下吃饭。话也不说。气氛冷场了下来。

如果不是顾忌到邓玲萌知道自己和邓易烟的关系,吕石今天还真的要和邓玲萌理论理论了。吕石就纳闷了。这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嘛!邓玲萌怎么对自己的意见如此之大呢?真想不明白!

邓玲萌低着头吃饭。心中暗暗想着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呢?可是,可是人家真的错了吗?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就是应该先找警察吗?都自己处理了,要警察干什么啊?

吃过了饭,慕容清心坚持要回去!吕石怎么可能同意。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又很晚了,慕容清心车子又被砸了,做出租车回去谁能放心?

不过,让吕石意外的是,邓玲萌竟然主动拉着慕容清心到自己房间去休息了。

吕石以治疗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进入邓雪莹的房间。

“二妹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其实你没看出来吗?二妹其实是在担心你。”邓雪莹任由吕石把自己抱着,轻声的说道。

“关心我?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看她那态度!唉,做姐夫的,不跟她一般见识。”吕石懒得提这个话题,邓玲萌如何如何,管吕石鸟事?

“就你这小肚鸡肠的样,二妹认你这个姐夫才是怪事。”邓雪莹点了点吕石的脑门儿笑着说道。

“我还不稀罕她认呢。只要我的小乖乖你认可就可以了。”吕石嘿嘿的笑着,覆盖上了邓雪莹的嘴唇。

衣服在两人共同的努力下逐渐减少,一直到最后没有剩下一件。

吕石欣赏的看着邓雪莹的身体,可惜的是,欣赏的时间没支撑过一分钟,就忍受不住诱惑扑了上去。房间内顿时春色怡然……

“放这里,对,对,好,把那边几个花篮也拿来。放那边!对,对!”慕容清心指挥着从美容院拉着的帮手,在‘石头诊所’前忙活着。

虽然宾客注定不多,但毕竟是诊所开业,怎么着也要热闹热闹。

“这鞭炮怎么放?”邓雪莹琢磨着这个难题。

“我来吧!”吕石闲的蛋疼!特别看着邓雪莹、慕容清心、邓易烟和邓玲萌忙活来忙活去的。自己却清闲的什么也不做,让吕石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你怎么可以呢!二妹,一会儿你来放鞭炮。你是警察,玩枪的。不怕这个!”邓雪莹眨了眨眼睛选定了人!

“没问题!”邓玲萌还真不怕这个!其实邓玲萌小时候,玩过鞭炮,像个小子一般。

其实诊所昨天已经收拾好了。今天只是摆上一些花篮,弄点喜庆的气氛而已。

按照吕石的意思,其实这些也不用弄的。但邓雪莹和慕容清心决定不同意,说开业是大事,弄不弄是一个态度问题,甚至都搬出一些商场上的忌讳来教育吕石了。最终吕石也就随他们去弄了。

“老大,我们来了!没来晚吧,有什么帮忙的,尽管吩咐我们!”吕石正闲着无聊呢,葛虎、于帆、衣凡尘、雨杰四人来了,还跟真事似的弄了个大花篮。

“把你们带来的东西摆好就算帮忙了!没看到我都没什么事做吗?对了,去弄鞭炮吧!二姐,这是我同学,让他们弄吧!”吕石对邓玲萌喊道。

邓玲萌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老大,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雨杰拿出了红包说道。


p56i.zhenghongcm.com  k3g.zhenghongcm.com  hc2i.zhenghongcm.com  i23.zhenghongcm.com  fnu3e.zhenghongcm.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hde.zhenghongcm.com

本站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