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行吧。那我这就过去。”刘鸣跟老头感情不错,见他对这事挺看重,便连饭都没吃,下楼坐了公交车就往关老头家那边去。

他到地方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这是个旧小区,楼道里有些暗。出来的急,也没想着要带手电筒出来,他只好摸黑往上走,快到三楼的时候,从楼上蹿下来一个小动物,可能是只猫,冷不丁冒出来,倒没把他吓着,只是觉得现在的情景有点像鬼片里的某个情节似的。

上了四楼他也看不出来那两个门哪个是二号,楼道里黑忽忽的能依稀看出来人影,但是看不清字。这时候从楼下传来咚咚咚的脚步,来人拿着手电筒。随着走动,那束电筒光在楼道里晃来晃去的。借着偶然照到门上边的光束,刘鸣总算看清了哪一家是二号,便想着等上楼的那个人过去了他再敲门。

可是那人也在四楼停下了,看到刘鸣站在二号门口,警惕地问他:“你是谁?怎么站这儿呢?”

刘鸣听到声音,转头去看他,瞧着眼熟,想了一下,恍然道:“你是关逸飞吧?”两家关系破裂的时候,关逸飞已经成年,现在的样子跟以前变化不大。倒是刘鸣从一个初中生变成了大学生,关逸飞是认不出来的。

“是我,你是谁?”见刘鸣似乎并无恶意,还认识他,关逸飞脸上神色缓和了一些。

“就知道你认不出来我了,我是刘鸣,我哥是左煜诚,当初你俩老在一块的,你还记得吗?”刘鸣知道,他外公让他来送这封信,自然是有事,也许以后两家关系会缓和呢。他便想着跟关逸飞套套近乎,也算是帮帮他外公。反正他脸皮厚,哪怕对方给了他冷脸,他也一样能贴上去。

出乎刘鸣意料,关逸飞并没有给他脸色看,只是平常语气地说道:“哦,想起来了,是你啊。那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关逸飞觉得刘鸣这次过来应该不是左煜诚让他来的,真要有什么事,左煜诚应该会直接跟他联系。难道是左老头左凤林有事?

“我外公让我来一趟。”说着,刘鸣从兜里掏出那封信来,递到关逸飞手里,对方竟很自然的接了过去。刘鸣想象中的刁难和挖苦全都没有发生。

“我外公说这封信是给你爷爷的,具体说的啥我也不知道。你会交给你爷爷看吧?”

关逸飞只哼了一声就算是回答,然后说:“知道了,没什么事你先走吧。”

刘鸣原本也没想着他会请他进去坐坐,能这么顺利已经意外了,当下也不废话,见他好好的拿着那封信,便转身下楼了。关逸飞竟还走到楼梯口替他照了照路。

刘鸣:“……”到底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了?

同一时间,叶小池他们几个已经从肖云那里离开了。再一次见到那个妖异的碗,让叶小池不得不惊叹制作者的才能。只可惜,仍然是仿的,这是叶小池和徐教授他们几个看完那个碗之后得到的相同的结论。

哪怕他们都没碰到过真正的曜变天目碗,可根据他们所接触过的其他宋朝建窑黑釉瓷来判断,给他们足够多的时候,并不是很难判断。

这种黑釉瓷,如果是真品的话,线条看起来就有一种自然流畅的感觉,修胎也随意大方。如果端在手上,就会散发出一种古意盎然的气息。可是仿品上手,外观就过于规整,胎釉也比真品要显单薄,制作上则是灵巧有余,古韵嫌不足。

只要真品看得多了,这种微妙的差异就不难感受到。

至于任志勇,肖云只告诉他们会很快放出去,因为最后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任志勇跟他们正在查的案子有直接关系,再加上任志勇也是有点能量的,所以他最后还是要按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放出去。至于这个碗,等他出去的时候也会由他带走。

“这么一来,那姓任的恐怕贷不上款了。”胡教授感慨着这些生意人的手腕。

“何止贷不上款,他那个金融公司的计划恐怕也要受影响了。那明摆着就是圈钱的嘛,等哪天撑不下去了,他一跑路,就得让别人来买单了。”

徐教授是专心做学问的人,对这些不择手段圈钱的方法是看不上的。

“哎,咱们老喽,做好咱们自己的事就行了。这种事咱们也干涉不了,要真插手的话,那些投钱的人还不得骂咱们,嫌咱们耽误他们赚钱啦。”

“我倒是可惜,能做出这个碗的人,也算是个人才,可是这能力没用到正道上。不然也是个大师啊!”他们虽然都看出来这碗是仿的,但是能仿成这种惊艳的效果,也是下了功夫的,而且也得投入不少成本才可能做成这一个,也不知道已经做毁过多少个了才出了这一个近乎完美的仿品。

徐教授和胡教授都很明智的没再当着叶小池的面,谈论外面的传言,只是在猜测,不知道董庆为什么不想让这个小叶知道这件事。难道小叶跟罗家人有关?这是徐教授猜想的结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别的原因能让董庆这么谨慎。

徐教授这时候还不知道,他真相了。

第208章 钱别忘了给到位了

回去的路上,叶小池问左煜诚:“我舅最近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忙呢?国庆节我叫他过来吃饭,就说忙,问他忙什么,他也不说。最近也是,找他好几回了,都是别人接的电话,然后再去找他,跟我说几句就把电话撂了。弄得我还以为他嫌我烦,耽误事儿呢?”

见叶小池一脸嗔怪,左煜诚一边开车,一边笑着给她讲:“这事说起来要怪我。”

“怪你,你做什么了?”这些事她没问,左煜诚倒没说过。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那边的活他一个人做不过来。要找合适的人给他打下手,国庆节前找了几个,他最近正忙着带人呢,试了半个多月了,跟我说打算留下两个,另外两个一个做事不太认真,还有一个缺乏灵性,怕他们把家具给修坏了。他在那儿每天忙到八九点,劝都劝不住。“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3a.zhenghongcm.com  57p.zhenghongcm.com  mqcy.zhenghongcm.com  qd7.zhenghongcm.com  iog9.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