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世宏拿起拉环看了看,扔掉之后便顺势用缠在手上的绷带勒住三宝的脖子,“老子要的是翡翠,翡翠,翡翠!”

三宝一脸懵逼,“啥子翡翠?”

就在此时,查着监控的保安叫了起来,“包头,莫打了,你们快看!是谢小盟。”

就此,已经是真相大白了!

谢小盟先换走了真翡翠,翡翠落入搬家三人组手中后,小军又将真翡翠换回了假翡翠。

现在的展台上的翡翠,才是真翡翠!

但包世宏并不知道小军已经换过翡翠的事,所以立即就去了谢厂长家,而后去了警局。

同时,冯董带着四眼和鉴定师已经到了展厅,检查后发现展厅里的翡翠果然是真的。

他将四眼训斥一番,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到了谢厂长的办公室,和他商议起新的合作方式来,——不再是要强行拆厂子了,而是寻求新的合作方式。

两人正谈着话,谢小盟的求救电话便打了进来。

谢厂长刚拿起电话,便听到了儿子的惨叫声,“爸爸爸,救我,我被绑架了。”

他早就领教过儿子花样百出的手段,所以直接挂掉了电话。

谢小盟继续拨,拨通后道哥就拿过了电话,对谢厂长道,“你是谢小盟他爹?我跟你说,谢小盟在我这,拿着翡翠来换人,否则的话我就……”

“否则就撕票是吧?我晓得,谢谢你,我一天都不想见到他。”谢厂长立即接过话头,说了几句之后,再次挂断了电话。

“喂,喂!”道哥没想到谢厂长会挂电话,确定之后也就傻眼了,“我没说清楚?”

谢厂长刚挂掉道哥的电话,警局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是谢厂长吗?我警局的,有人反映,你娃儿谢小盟失踪了。”

“你崽儿给我听好了,不要找那么多人来给我演戏,你老爸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谢厂长平静地说完这一番话,又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局里的那位,也是拿着电话就直接懵逼了,这样的反应和道哥如出一辙。

还有这样的爹?

是亲生的吗?

坐在谢厂长旁边的冯董,立即以父子关系为突破口,对前者苦口婆心地作起了文章。

小旅馆中。

道哥、谢小盟和小军靠着墙,并排坐在床上,都在为谢厂长的无情而垂头丧气。

道哥颓丧地埋怨着,“哪有这样的爹啊,自己的儿子都不管了,禽兽不如!”

谢小盟感同身受地点着头称是,小军则抓着自己的头发陷入了沉思。

道哥不怀好意地看向谢小盟,想出了另一种解释,“不对,他是认为我没有胆子呀,他是后眼看人,他是瞧不起我呀。”

谢小盟看着他目露凶光地盯着自己,只能是战战兢兢地往后躲。

可在这一屁大的床上,他能躲到哪儿去?

他只能抓着道哥的手再次求饶,“不,让我再试一下,让我再试一下嘛。”

结果,这个电话半天都没打通。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m2q4.zhenghongcm.com  gxp7f.zhenghongcm.com  8s07h.zhenghongcm.com  ygvt.zhenghongcm.com  70id.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