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些人根本不听,说他强词夺理,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张口就要罚他做一百个俯卧撑。

原主是个成年人,又不是几岁的孩子,没自己的判断力,当然不肯答应。他想走,可刚走出两步,就被那个穿迷彩服的吕教官一脚给绊倒了。

这还不够,那个吕教官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嚣张地说:“到了咱们这儿,就是龙也得盘着。小子,老实点,好好跟着训练,让你干嘛就干嘛,不然小心老子弄死你!”

原主这么大个人,又不是吓大的,当然不服气,站起来就还了吕教官一拳。

这下捅了马蜂窝。

站在旁边的几个教官集体上前,对着原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揍得原主痛得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呻。吟,毫无还手之力,这些人才停手。

而刚送走原主父母的那个闫主任回来了,瞧见这一幕,皱了皱眉头,轻描淡写地说:“行了,刚来的时候不服管,给点教训就完了,别打出伤疤。不听劝就关小黑屋,饿他几顿,他就知道好歹了。”

于是原主就这么被关进了小黑屋,也就是林老实现在所呆的这间屋子。

这些人也真够狠的,把人打得那么惨,不但没给人擦任何的药,还把人丢进这么一间黑乎乎,什么都看不见的小黑屋里,每天只给一点点水和一个馒头,诚心想用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磨掉一个人的意志和反抗之心。

得亏现在是夏天,不然在这屋子里呆一晚,不死也得冻身病出来。

林老实托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估摸着他们不会轻易放他出去,肯定会关他好几天,直关得他怕了,消磨掉了逃跑的意志才会将他放出去。

低头看了一眼胳膊上那一团团的青青紫紫,林老实龇了龇牙,他身上现在还有点痛呢。要是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小小房间里,关自己好几天,那真会把人给逼疯的。

不行,他得想办法出去。

就在他琢磨时,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刺目的阳光照进来,林老实下意识地抬起手背挡在眼睛前,等过了两秒,眼睛适应了才挪开了手,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同样穿着迷彩服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两个碗。

“吃吧!”那个人随意地把碗放在门口脏乎乎的地上,像唤狗一样,随意地说了两个字,又关上了门,上了锁。

林老实坐在地上看着几尺远摆着的两只大碗,很是无语。一只碗里搁了一个白馒头,另一个碗里盛满了清水,这就是他今天的食物。也就是说,今天不会再有人来看他了,这是他今天唯一的机会。

抬起大拇指抹了一下嘴唇边的伤口,林老实赶紧叫住了那个人:“喂,大哥,请等一等……”

刚挂上锁的男人没动,站在门口,问道:“还有什么事?”

林老实隔着门板,眼神鄙夷,但语气热络谄媚:“大哥,我想通了,昨天都是我不对,我不该不懂礼貌,跟几位教官起争执的,这都是我的错,麻烦你替我转告闫主任,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请让我跟大家一起学习吧。”

门口那男人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嗤笑了一声问道:“想出来啊?”

被他识破,林老实也不怵,嘿嘿笑了笑:“是啊,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想跟大家一起好好学习,麻烦大哥帮帮忙,我这里还有半包没抽完的芙蓉王,正准备戒烟,放在这里也没用,大哥要是不嫌弃……”

听说有好烟抽,那个人打开了门。

林老实马上从口袋里掏出才抽了两根的香烟,递给了他。这包烟还是原主特意买来准备出去谈生意用的,没想到这会儿派上了用场。

那人接过烟盒,粗略地看了一眼,笑嘻嘻地说:“哟,刚开的啊……”

林老实冲他嘿嘿笑了笑,规规矩矩地坐了回去。大丈夫能屈能伸,对方人多势众,打起来肯定是他吃亏,他还是别跟他们起正面冲突了,免得又挨揍。

那人抽。出一根香烟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白白的烟雾,吹了口气,眯起眼打量了林老实几秒:“你这小子倒是乖觉,早这么老实不就什么都好了,也不用关小黑屋了。行,我会在闫主任面前替你说说情,不过不保证管用。”

“谢谢哥。”林老实直接把那个“大”字去掉了,讨好地说。

似乎是没见到过这么识相的小子,才进来一天就投降了,那人又多看了林老实一眼,转身关上了门,落锁离开。

听到越去越远的脚步声,林老实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他走到门边,捡起硬邦邦已经冷掉的馒头合着那碗冷水,小口小口地咽了下去。

不过碗里的水他没喝完,因为现在是夏天,天气炎热,容易出汗,人体对水分的需求量很大。现在喝光了,待会儿渴得不行就没得喝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j6x.zhenghongcm.com

6j07w.zhenghongcm.com  utgdk.zhenghongcm.com  j6bxd.zhenghongcm.com  armw.zhenghongcm.com  hm3.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