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几乎快失去了思考,只知道呼吸越来越难,瞪着眼睛,努力想要张嘴。

男人脸上带着快意:“别再挣扎了,赶紧去死吧,得罪我们朱家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记住了,下辈子投胎,可千万不要惹上我们朱家,不然,说不定,下辈子也不得好死呢!”

“你”老者已经说不上话,但明显被这话激怒,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大力,努力挣扎。

只可惜,他这力道,对于年轻气盛的男人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老者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这种濒临死亡的感受,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同时,心里对朱家生出了一股滔天的仇恨,只因他们是玄学中人,就可以售卖爆破的符箓,不顾普通人的死活?

只因他们是玄士,他们普通人就不能讨回公道,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了吗!

然而这些不甘和仇恨,估计再也讨不回公道。

老者的眼神越来越暗淡,他开始放弃了挣扎,等待着死亡来临的那一刻。

正当他绝望之时,峰回路转,有人在这瞬间打开了病房的门.

看到此画面后,立即惊的大声呼叫:“好一个朱家?好一个玄学中人!恼羞成怒之下,竟然敢伤害病人!”

老人听到这声音,灰暗的眼神不由焕发出了光彩。

结果也没有让他失望,那行凶之人,动作很快被来者打断。

接着,病房内传来二人拳脚相踢的声音。

这些,老者已经无法理会,方才行凶之人可是下了死手,哪怕现在还活着,半条命已经去了。

身上还有符箓爆破的伤口,老者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现在也岌岌可危。

加之,刚刚呼吸上新鲜空气,这种久违的感觉却让刚刚濒死的他止不住的咳嗽,更是无暇顾及二人。

两位玄士在病房内拳脚相见,只是越打,两人心中越疑惑。

按照安排,现在病房内应该挤满了人群,可是此刻,却无一人走近不说,甚至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应该啊,刚刚他那身大吼,就算引不来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这老爷子的家属总该听的动静过来吧。

可是现在,却无一人围观。

两人越打越觉得奇怪,就算是弄出了很大的响声,也无人理会。

很快,两人便觉得这样的打斗毫无意义,互看了一眼,先前行凶之人便佯装落败。

“啊!”的一声惨叫传来,行凶的男子被打的躺在地上,对着后来的玄士怒目道:“郑家的,难道你要来管我们朱家的玄士吗?”

“哼!你们朱家售卖假的符箓,造成这么多人受伤不说,如今眼见着舆论都在批评你们,不仅不反思自己,反而恼羞愤怒,想要行凶泄愤,你们朱家真是好样的!”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关你们郑家何事?”

“我郑家也是玄学中人,见不惯你们朱家如此行事,而且你们还胆大包天的敢行凶,这件事情,我郑家管到底了!”

男人说的一身正气,这让刚刚经历过生死的老者当下就生出了好感,尽管身体还很虚弱,却也连忙表态。

“多谢郑家人救命,这件事情我们李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朱家人实在太过猖狂,我们李家接下来,愿意配合郑家……”

“啪啪啪。”

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淡淡的鼓掌声,而且极有节奏,三人同时头皮一麻:“谁在鼓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rt.zhenghongcm.com  tf0.zhenghongcm.com  uamk.zhenghongcm.com  co6te.zhenghongcm.com  8el.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