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毅要开的也是一家餐厅,走高档精品路线的那种,还高薪聘请了一个很有名气的主厨。其实也是认识了这个主厨,并且确定能够把人请回来之后,他才下定决心回来创业的。

次日,曹秋澜帮田毅算好了日子和时辰,又在神前卜算,确定时间没有问题。卜算完,曹秋澜走出大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婴儿微弱的哭声,他皱了皱眉,抬眼就看到一个老太太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哭声就是老太太怀里的婴儿发出来的。声弱气短,听了就让人觉得不好。

此时,一个原本正在院子里洒扫的道长正劝老太太把孩子送到医院去看看,曹秋澜还没走近就听到老太太说道:“去医院花那钱干嘛啊?你们不是道观吗?求道符治好我孙子不行吗?”

曹秋澜原本想过去看看,听到这句话顿时停住了脚步,喵喵喵?真以为符篆是万能的吗?那婴儿一看就是生病了而不是中邪了好吗?萨祖倒是有咒枣术可以包治百病,但真以为人人都是萨祖?不存在的!再说了,这老太太知道萨祖是谁吗?那道长正好声好气劝说她不要封建迷信。

曹秋澜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看到道观门外有一个身影隐藏在暗处,顿时双眼微眯,看了一眼道观院子里安装的监控摄像头以及安装在隐蔽处的收声器。

他大概有点猜到这是想干什么来的了,不过到底孩子是无辜的。曹秋澜走了过去,那个劝解了老太太半天也不见成效的小道长松了一口气,抱拳道:“师兄。”

曹秋澜对他点点头,又对老太太说道:“贫道看一下孩子。”说着,曹秋澜仔细看了看孩子的脸色,这孩子差不多四五个月的样子,脸上斑斑点点,面容十分丑陋。他的头颅大得有些畸形,额部突起,鼻梁低陷。两只眼睛之间的距离宽得不正常,眼睑水肿,呼吸也有些困难的样子。

曹秋澜心里一沉,又看了一下婴儿的手掌,果然手掌的形状也有些畸形。

他转过头对那个小道长说道:“帮这位善信叫个救护车,怀疑重型β-地中海贫血。”

小道长听了立即开始打电话,老太太没想到他会这样操作,顿时愣住了。

而且看曹秋澜的脸色严肃到有些阴沉的样子,老太太心里也有点慌了,期期艾艾地问道:“道长……那个什么贫血……严重吗?贫血不是小病吗?补补就行了,不用去医院吧?”

曹秋澜都要被她气笑了,“你家这个孩子,身上的骨骼都变形了?你还觉得是小病?”

老太太闻言顿时更慌了,急忙说道:“孩子不就是长得丑一点吗?怎么就是骨骼变形了呢?”

曹秋澜看这老太太是真的不知道孩子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我的诊断没错的话,这孩子得的病,不经过正规治疗,活不过五岁。”

而从这孩子的骨骼变形等症状来看,是重型β-地中海贫血的可能性很大。即便查出来不是,这孩子的情况也已经很严重了,对这个年纪的婴儿来说,死亡的风险也是很高的。

老太太看曹秋澜说得笃定,顿时急了,对着门口叫道:“儿子,儿子!你不是说孩子只是小病吗?”门口躲藏着的男人被老太太叫破行藏,只好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十分愠怒。这个男人看来就是老太太的儿子了,曹秋澜一看他的面相就知道这个是奸诈小人。

这男人脸上还有着酒色过度的虚浮之气,身材倒是挺壮实的样子,但内里其实是虚的。他走进来恶狠狠地瞪着曹秋澜,恶声恶气地说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儿子好着呢,就是感冒了,你别瞎忽悠我妈。妈,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这是故意吓你想要骗钱呢!”

曹秋澜瞥了男人一眼,懒得跟他掰扯,只对老太太说道:“善信抱着孩子出去等救护车吧,等到了医院检查过后,就知道孩子到底是什么病了。”曹秋澜倒是不怕男人闹事,但对孩子还是有一些恻隐之心的,不过他看着男人对孩子毫无怜爱之情,心里不免叹息一声。

老太太六神无主,却听那男人怒道:“去什么医院,医院就会骗钱!我们不去,救护车是你们叫的,也别指望我出钱。”王文康心里十分恼怒,这孩子长成这样,他虽然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还是怎么样,但早觉得这孩子活不久了。孩子嘛?再生就是了,做什么去医院浪费钱。

就算去医院治了,还不一定能治好。就算治好了,这孩子长成这样,以后能有什么前途?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最好死前还能给他弄点好处来,也算报答他的生恩了。

所以今儿一看,一看这孩子气息微弱,好像快死了一样。又想到最近家里附近的玄枢观名声不小,听说还要扩建,就觉得他们肯定有钱,便计上心头,忽悠自己老娘抱着孩子来拜神求符。

到时候孩子死了,他就可以来玄枢观闹事讹钱了。谁知道,这玄枢观的道士居然不按理出牌,不仅不卖符,还劝他老娘不要封建迷信,竟然还叫了救护车来。

装什么大头蒜呢?他们这些道士,不就是搞的封建迷信骗人诈钱那一套吗?该不会是看出了孩子命不久矣,故意推拒吧?装什么好心肠啊,给孩子看病的钱还不是得他出?

老太太看看儿子,又看看曹秋澜,心里更慌了。自从老伴去世之后,她一直跟着儿子过,习惯了听从儿子的话。但怀里这个是她的宝贝大孙子啊,虽然长得不太好看,身体好像也很弱,但这是他们老王家唯一的血脉啊。听儿子的不去医院,她也担心孙子真的出问题。

“儿子啊,不然,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老太太看着儿子,气弱地说道。两人僵持着,救护车已经到了,没办法,王文康只好和老太太一起带着儿子上了救护车去医院。曹秋澜看着救护车开走心情十分糟糕,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所以说还是像以前那样清净些好。

长出了一口气,曹秋澜对身边的小道长叮嘱了一声,便去找曹厌说了这件事情,“师兄,你先让人把那段监控视频剪辑出来保存好吧,我总觉得,迟早能用上。”修道之人强烈的感觉,多数时候都是对未来的一种预示。曹秋澜都这样说了,曹厌也不敢怠慢,自己亲自盯着人去做了。

曹秋澜的感觉没出错,不到一个小时,之前在院子里帮忙叫救护车的小道长林靖悉道长就匆匆过来找他了。“师兄,医院那边打电话过来,说孩子的家长找不到了。他们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医院那边给孩子开了检查他们也没有去缴费,只能联系我,现在怎么办?”

曹秋澜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在痛,气的。他还当那个老太太至少会在乎孙子的性命,看来是他想多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和我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林靖悉负责开车,曹秋澜和董一言坐在后座,董一言轻轻地给他按揉太阳穴。他的手凉凉的,倒是让曹秋澜的心火降下去了一些。世界上什么样的奇葩都有,气不过来的。

医院那边也纠结着呢,这孩子的情况很严重了,放任不管他们也不忍心。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wdw1.zhenghongcm.com

oma.zhenghongcm.com  yogk.zhenghongcm.com  ro2.zhenghongcm.com  8kdf.zhenghongcm.com  8ugm7.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