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三人听了君夜魇的话,心中也越发觉得,君夜魇是真心对待白傲雪。

三人恭敬的行礼之后,小声道:“祝王爷与王妃,百年好合。”

君夜魇勾唇一笑,挥挥手,示意木棉三人去休息。

轻轻推开门,君夜魇脚步极轻,就想看看白傲雪此时在做什么。

每走一步,心脏便跳动的越快速,欢愉的情感好似要抑制不住一般。

看着那娇小的人儿,端正的坐在床上,艳红的床铺,艳红的喜服,一切都是红色,就好似床上的小人儿一样。

烈火灼灼,燃不尽,扑不灭。

此刻的君夜魇是忐忑的,却也是这短短二十年最开心的一刻。

白傲雪早就听到了响动,原本警惕的心在听到君夜魇的声音后,慢慢放下,但随即又高高悬起。

君夜魇一步步的走向白傲雪,手中的秤杆也被他紧紧攥着。就好似他此刻悸动的心脏一般。

听着他沉着的脚步声,白傲雪却觉得那脚步声,好似踏在她的心上一样,一步步一步步。

“阿雪...”君夜魇沙哑着嗓子,低沉婉转的喊着白傲雪。

今日他喝了不少酒,他一直都恪守着自己的生活习性,本就不爱喝酒的他,今日却着实太开心,不免多喝了几杯。

白傲雪听着君夜魇喊她,声音中少了往日的漠然,多了几丝人气。

更加的低沉沙哑,带着致命的磁性,蛊惑着人心。

“恩...”白傲雪含糊的回道。

“我...我要掀盖头了。”君夜魇结结巴巴的说道。

白傲雪轻轻点头,并没有说话。

秤杆轻轻的挑起红盖头,一点点一点点的,露出了白傲雪那绝世容颜。

雪白如细瓷的脖劲,小巧细腻的下巴,带着致命诱惑力的红唇,精致的鼻梁。染上红晕的粉颊。

再往上,便是那如新月一般潋滟的凤眸,此刻带着一丝懵懂,带着一丝娇羞的看着君夜魇。

尽管知道白傲雪很美,但君夜魇却觉得,此刻的白傲雪简直美的不真实,这样的白傲雪,少了往日的桀骜不羁,多了几分少女的娇羞,但眉眼间的神采飞扬却丝毫不减。

君夜魇将秤杆与红盖头放在桌上,将早已准备好的交杯酒端了过来。

一杯是他的,一杯是阿雪的。

看着交杯酒,君夜魇傻傻的笑了笑。

喝过交杯酒,君夜魇坐在白傲雪身边,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他此刻的模样被手下的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这也是为什么,君夜魇遣退了所有人的原因之一。

“君夜魇,将这个凤冠帮我取下来。真是折磨人的东西,太重了!”白傲雪比起君夜魇,自在多了。

已经开始知道要指挥君夜魇了。

而君夜魇一听,立马心疼的看了看白傲雪的小脑袋,心中自责,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周。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96.zhenghongcm.com  5o94.zhenghongcm.com  km58.zhenghongcm.com  05486.zhenghongcm.com  ltby.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