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就是这么不公平。

想想陆东深今年都三十好几,但看着除了是愈发成熟外就剩下赏心悦目,他那种长相就算眼角有了细纹也不会难看到哪去,她则不敢这么期待自己。

哀嚎一声。

没有过多的时间伤春悲秋,工作上的事一波波地压下来。一整天,她和陆东深明明都在一家公司,可就是没时间见面,这种情况已成了常态。

景泞进她办公室的时候窗外有了晚霞的影子,将有关H品牌新季香水资料拿给她,然后说,“老徐十分钟后在楼下等你。”

陆东深的司机等她,着实奇怪。

景泞又补充,“陆总中午应酬完就没回公司,在天际的天璟阁等你,吩咐老徐接你过去。”天璟阁是北京天际酒店楼上的一家餐厅,也是全北京数一数二做得最地道、面积最大的粤餐馆,所聘请的大厨也都是师出有名。平时夏昼最喜欢吃那边的菜,更喜欢在那里边吃饭边看着半个皇城的风景。

夏昼觉得这不像陆东深的风格,视工作如命的他不但自己偷了懒,还怂恿她翘班?想了半天,她问景泞,“他没出什么事吧?”

景泞诧异,“没有啊,怎么了?”

那就是间歇性抽风了。

夏昼将手里的资料一阖,“行,我知道了。”起身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扫到景泞的衣领,狐疑上前。

景泞不知道她怎么了,刚要问,就见夏昼伸手拨开她的领口,她惊了一下,赶忙后退一步抬手遮住,但也晚了,夏昼看得一清二楚。

“你受伤了?”

景泞脸上闪过不自然,忙道,“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伤了。”

她脖子有红痕,不仅脖子,胸口也有。

陆起白第一次对她这么狠过,大手几乎能揉碎她的身体,就在她的办公室,他凶残至极。一晚过去后,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夏昼挑眉,“自己撞的?”

“是。”景泞轻声说,“最近工作量太大了。”

夏昼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等景泞出去后,夏昼微微眯眼,撞伤是撒谎,倒像是手劲过大造成的痕迹。什么人能碰得了景泞?

第269章 我打算送你这个

北京天际酒店其实离集团总部不远,酒店的事业部也设在总部,搁平时夏昼就溜溜达达地步行过去,但见老徐挺正式地来接,也心生好奇。

赶在晚高峰前到了酒店。

过了最闷热的时间段,老天也算做美,有风经过,吹得倒也凉快许多,夕阳的红晕渐渐铺满了天空。

天际酒店拥有全亚洲最大的户外庭院,大部分辟出来做了高尔夫球场。内部车辆可从小径直入球场,老徐驱车抵达庭院入口时就停了下来。

陆东深等在那,旁边是酒店经理,两人正在攀谈。

见夏昼来了,经理主动打了招呼,然后就礼貌离开。

“特意来接我啊?”夏昼穿得尚算职业,只是临出门前生怕晒着,就顺手摘了鸭舌帽戴上。

“是。”陆东深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前走。

“我以为你是醉得厉害回不了公司了呢。”夏昼靠着他的胳膊,“还行,酒气不是很大。”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dk.zhenghongcm.com

pxl.zhenghongcm.com  civb.zhenghongcm.com  ss0k.zhenghongcm.com  wfl.zhenghongcm.com  xk2d.zhenghongcm.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