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雨菲见到,忙问:“你要干什么?”

“我刚才好像还听到野猪的叫声,八成是狼群在跟野猪在打架,我去看看能不能捡点便宜。”赵小南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

“人家打架,你去凑什么热闹。想给它们当宵夜吗?”陈雨菲明显是不想让赵小南去冒险。

宋子谦也出声劝道:“是啊小南,我们还是好好呆在山洞里,它们不找我们,我们也不要去惹它们。”

“放心吧,我只是去看看,到时候就算它们发现了我,跑我也还是能跑掉的。”赵小南说完,不等两人继续说,就低头钻出了山洞。

陈雨菲追到山洞口,发现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赵小南顺着刚才狼嚎的方向飞奔过去。他现在的奔跑速度是普通人的三倍,穿梭在林子里,脚不沾地,跟飞也没什么区别了。

大概在林子里穿行了一二里,赵小南就发现了林间的血迹。顺着血迹,赵小南慢慢摸到了野猪和狼群的战场。

现场有只体型壮硕,满身是血的野猪,粗略估计,至少有七八百斤。野猪头上、腰上、肚皮上、还有屁股上至少被咬了二十几口,抓痕更是数不清。

而野猪周围躺着六只狼。

这六只狼更惨,有的被咬断了脖子;有的被划开了肚子;有的脑袋都被踩遍了。

“嗷呜!”一只小狼崽正在舔着一头黄狼脖子上不断涌出的鲜血。

赵小南发现这小狼崽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发现是前几天陈雨菲误把它当成小狗,抱回来的那只。而那只脖子被咬开的黄狼,应该就是追着陈雨菲要孩子的母狼。

走路摇摇晃晃的野猪向小狼崽的方向移动。

野猪亮出獠牙,迈着沉重的脚步踏了过来。

小狼崽背对着野猪,哪知道危险来临。

在千钧一发之即,赵小南握着的标枪终于出手。

标枪扎进野猪的脖子里,野猪应声倒地。

野猪哼哧哼哧的还在挣扎,但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赵小南走过去将标枪从野猪的脖子里拔出。

小狼崽已经调转身子。见赵小南手握标枪朝他们这边走来,对着赵小南龇牙咧嘴。

“嗷呜……”母狼望着赵小南哀嚎了一声。

小狼崽听到又转过身去,舔着母狼脖子上的伤口。

母狼眼神哀伤的看着小狼崽

“你让我把你孩子带走?”赵小南望着母狼。

“嗷呜。”母狼又叫了一声。

赵小南大概能明白母狼的想法。小狼狼崽现在跟个兔崽子一般大,在弱肉强食的森林里,以小狼崽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在森林里生存。

赵小南摸了摸小狼崽的头,小狼崽回头就咬了赵小南一口。还好是乳牙,只咬出一块乌青,没有咬出血。

“好,我答应你。”赵小南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就在赵小南答应下来的一瞬间,他发现他的灵气又多了一丝。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k3f3.zhenghongcm.com  mpdfp.zhenghongcm.com  1taw.zhenghongcm.com  7b7f7.zhenghongcm.com  4lotn.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