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儿啊……”流鸢有些无奈的样子:“娘亲跟你说过了,如果被人看到了你是半妖就糟了。爹爹给你的血脉灵符,千万千万不能拿下来,也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你是半妖。”

“知道的。”钱浅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可是爹爹说了,拿掉灵符我会更厉害一点。万一哪天碰到娘亲说的嗜血的大妖要吃我,我如果打不过,就拿掉灵符试一试。”

流鸢和明炴夫妻俩面面相觑,完全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女儿还考虑得挺长远。明炴犹豫了一秒,最终还是答道:“一个灵咒就可以拿掉符咒,等以后爹爹再教你吧,琪儿现在还太小,学了也记不住不是吗?而且,灵符拿掉了,再封印,还是需要受苦的。”

说白了就是怕她小孩手贱呗……钱浅点点头,并没有多争辩什么。换成是她,她大约也不会轻易将去掉灵符的方法告诉这么小的孩子。以后再说吧。

从这一天起,钱浅没了尾巴和耳朵。又过了没两天,流鸢和明炴带着她去了一趟两百里外的市集。到了市集,7788对着导航地图研究了半天,最终确定钱浅所在的位置在大陆偏西,距离江清明所在的江家村特别远。

“第一批游客已经出发了。”7788提醒钱浅:“目前江清明在江家村、玄靖在京城、慕秋水在蓬莱附近的神木林。”

“知道了。”钱浅点点头:“我会找机会催我爸妈赶紧送我去学艺的。你基础资料里面有没有这位面修仙门派的排行?我想找个实力强一些的门派。”

“并没有。”7788摇摇头:“补充资料不详细,但是你玩游戏的时候,剧情里出现过的几个门派都各有优势。灵修去蓬莱,法修太虚观,五灵道宗剑法平衡,都不错,纯剑修去乘阳派,我分析你灵修法修可能都算不上靠谱,还是好好当个剑修吧,反正长空在,也算个金手指。”

“跟我想的一样。”钱浅很实诚的点点头:“我也觉得我灵修和法修都不大靠谱,这位面的修炼方式我都搞明白,以前的经验都没用,还是练剑吧,就算我做不到玄靖那种以剑入道,至少我还有他给我创造的剑诀,就算当不成好剑修,当个普通的剑客也能有不错的水准。”

“应该不至于。”7788摇摇头:“你有最适合你的剑诀,还有长空,不至于只能当个普通剑客。根据这位面的设定,人人都可以修炼,不像你之前经历的用灵根分三六九等,我觉得你还是有希望当个好剑修的。”

7788说得也算有道理,但钱浅还是没那么乐观,因为她妈妈流鸢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厉害,比她妖怪爹和隔壁青冠差远了。亲妈并不是个优秀的法修,钱浅觉得自己资质逆天的概率……真的不高诶。

第1517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7)

钱浅其实挺急着出去拜师门学艺的,比她更着急的是长空。鉴于妖怪老爸神奇的看孩子方式,长空天天只能把自己藏的好好的,根本就没办法大大方方的跟主人呆在一起,简直不能更心塞。

它尝试着冒过一两次头,每次都差点被紧张的明炴抓现行,后来钱浅干脆嘱咐它不要再尝试了,等钱浅离开家再说。

有计划让女儿逐渐接触社会的流鸢和明炴夫妻俩,开始时不时的带钱浅出去转转,有时候是去人类城镇,有时候是去妖族的地盘。在人类城镇还好,身为上古异兽,又修炼千年的大妖明炴,气息隐藏得很好,再加上带着灵符的钱浅,就算是有修士在场,也没人能发现这一家子有什么不对。

因为流鸢很明显是个法修,所以大家都觉得,是一对修士夫妻,带着自己的小女儿出门,路上遇到的修道人还会对他们一家三口特别友好些。

但到了妖族地盘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钱浅穿越位面,活了这么久,头一次活生生的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种族歧视。

钱浅身上带着灵符,修为不够的妖其实看不出她是个半妖,对她这个“人类”最多也就是漠视而已,但一旦这些妖知道了她是个半妖,她面对的就不仅仅是讥笑和谩骂这样简单了。

比如明炴夫妻俩前一段时间带着她经过了一群当康的地盘,这群当康里有个修炼千年的大妖头领,一眼看出了钱浅是个半妖,当着明炴的面嘲笑了钱浅,顿时一大群的当康都跑出来围观钱浅这个“低贱的半妖”。

当康在钱浅看来,跟废柴野猪妖没什么区别,整个当康族里怕是没谁的实力能强过她的火光兽老爹。然而就是这样,还是有许多不长脑子的野猪妖冲钱浅丢石头,骂她,诅咒她,甚至还有些偷偷上来想要伤害她。

明炴当然不怂,对付这些当康,他甚至不需要化原型,妖,从来都是强者为尊,明炴并没有避讳年幼的女儿,当着钱浅的面直接掏出了想要伤害她的那只当康的心脏。

场面很血腥,当时就把一群乌合之众当康吓住了,修炼千年的当康头领只会躲在树后面跳着脚的骂,却并不敢冲上来找明炴算账。

平时鸡婆仔细的火光兽老爹这时候倒是一改往日絮叨婆妈的模样,一脸高冷镇定的低头望着自己的女儿,冲她摊开了鲜血淋漓的手:“琪儿,你怕吗?别怕。这样的事你以后还会遇到很多。半妖生存艰难,是爹娘对不起你,但琪儿,你记住,妖,强者为尊,只要你够强,他们就不敢把你怎样。”

“嗯!”钱浅看了一眼明炴血淋漓的手,和手中已经不再跳动的当康的心脏,一脸严肃的点点头:“记住了。”

看见女儿这还算镇定的小模样,明炴两口子偷偷松了口气。作为父母,不管女儿以后是作为半妖永远和他们离群索居的生?br>

睿故茄怪蒲烊肴死嘀猩睿嵌加泻芏嗖环判摹?br>

自从决定送女儿去道门学艺,夫妻俩开始整夜睡不着,总是怕女儿太过单纯,不知世间险恶,因此他们开始频繁带着钱浅出门,就是为了让她在离开父母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明炴本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残忍冷酷的一面,但他的小女儿是个半妖,总要让她早些接受这一切,让她学会对敌人毫不留情。

原本个性温和的流鸢就这样看着丈夫用妖族带崽的方式来教育女儿,她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女儿的未来才重要,身为半妖本就艰难,如果变得凶狠残酷一些能让女儿以后的路走得更平顺,流鸢觉得没什么不好。

流鸢和明炴带着女儿,就这样走走停停,在外游荡了半年多。大约是运气好,也或者是明炴够小心,总之钱浅虽然碰到了好几个修为足够,能认出她是半妖的大妖,但这些大妖没有一个有兴趣吃她。所以原主到底是被谁吃了啊……钱浅真是又纳闷又不安。

半年之后,流鸢和明炴带着钱浅回到了家,他们打算在家里好好的陪女儿一段时间,之后亲自送女儿去道门。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雷竞技-雷竞技竞猜-雷竞技官网DOTA2,LOL,CSGO最佳电竞赛事竞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s0b3.zhenghongcm.com  teaad.zhenghongcm.com  h2p.zhenghongcm.com  0j1.zhenghongcm.com  a0m.zhenghongcm.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